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在線投稿    手機版    安全退出 
星空寫作網圖標
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
首頁
生活隨筆
情感世界
娛樂天地
學生時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詩歌
雜文論文
小說搞笑
英文文章
電器網絡
各類范文
會員中心
更多>>
社會寫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書畫
生活常識
國外風采
警鐘長鳴
綜合消息
觀讀隨感
寫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勝
古典珍藏
工業農業
商業經貿
靚麗彩妝
首飾工藝
家居穿戴
環保生態
科學法律
軍旅情節
寫作技巧

通俗還是深刻——淺析畢飛宇作品的可讀性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        瀏覽次數: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初次接觸畢飛宇,是讀他的小說《玉米》《玉穗》《玉秧》。閱讀的過程通順流暢,讀完后如吃了仙果般熨帖,絲毫沒有閱讀某些晦澀的先鋒小說時的丈二和尚摸不到頭的痛苦煎熬。從此便對畢飛宇格外留意:畢飛宇,男,1964年1月生于江蘇興化,1983年考入揚州師范學院中文系,1987年赴南京任教,從教五年,1992年進入《南京日報》社,1998年供職于江蘇作協。作品《哺乳期的女人》獲第一屆魯迅文學獎,《青衣》、《玉米》獲中國小說學會獎、馮牧文學獎,《玉米》獲第三屆魯迅文學獎。

可以發現,以上畢飛宇獲獎的作品不論是《哺乳期的女人》,還是《青衣》、《玉米》,都延續了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極強的可讀性。三部作品的敘事節奏各不相同,但都如磁石般吸引著讀者,使其一旦讀了,便不忍釋卷。而最近畢飛宇的新作《推拿》也一如既往地延續了這一特點。“沒有光”的盲人這一群體的生活狀況本身就令人好奇,以“推拿”這一盲人特殊的謀生手段作為切入點更為它的可讀性加上了雙保險。

畢飛宇這幾部作品的可讀性毋庸置疑,但在讀完之后,人們記住的卻并不是小說的某些人物,印象深刻的往往是文中的幾個極為極端的細節。比如《哺乳期的女人》中旺旺的哭聲和惠嫂的母性,《青衣》中馬路上筱艷秋滴在雪地上的黑色液滴,《玉米》中玉米在家里飯桌上運用權力的自如,《推拿》中盲人同正常人一樣的激情與渴望等等。人物形象鮮明卻并不栩栩如生,好像偏執狂般表達著作者分配給他們的某些理念。作者過分夸張了這些人物的某一方面,將她們復雜人性的其他方面修剪得過分干凈,尤以筱艷秋和玉米最為典型,使得她們有鮮明的特點卻只有這一個特點。夸張的情節,增加了閱讀的趣味;偏執一端的人物,減少了接受的難度。然而就連作者本身也不喜歡他親筆塑造的這兩個人物:“《青衣》里的筱艷秋和《玉米》里的玉米更飽滿一些,是兩個極端。但筱艷秋和玉米恰恰是我不喜愛的兩個人,我寫她們的時候幾乎在和她們搏斗。”而在作品里讀者不難感受到作者對主人公那冷冰冰的態度,他寫出了她們的偏執,卻沒有寫出這些人物的痛苦和反思,更沒有指出她們靈魂救贖的出路。而作品的可讀性極高,人物形象內涵卻并不豐富,恐怕也是畢飛宇某些作品水平遭受某些人質疑的原因之一。

當然這一質疑并不成立,畢飛宇1991年發表在《花城》第一期的處女作《孤島》,走的便是先鋒小說的路子,稍后的《敘事》《楚水》也是如此。“而所謂先鋒精神,意味著以前衛的姿態探索存在的可能性以及與之相關的藝術的可能性”,[1]這與通俗毫不相關。而畢飛宇創作取向的變化也是研究者關注的一個熱點。與90年代初某些先鋒作家降低探索的力度,以增強作品的可接受性類似,畢飛宇的創作也由最初的形而上的探索到現實生活的描摹,這種轉變是否會降低了畢飛宇的創作品格?這些作品與90年代對日常生活不厭其煩的庸俗描寫有何區別?

作為先鋒文學的代表作家余華的作品由《十八歲出門遠行》《現實一種》到《在細雨中呼喊》再到《活著》《許三觀賣血記》《兄弟》,展示了先鋒文學與現實一定程度的妥協,與余華相比,畢飛宇的轉變則更多地出于自己的選擇。關于創作取向變化的心理過程,畢飛宇這樣寫到:“大約是1995年的夏天,我閱讀的依然是博爾赫斯。博爾赫斯曾經是我心目中的一個文學之神,但是,在那一個凌晨,我對博爾赫斯產生了強烈的厭倦。我至今愿意承認博爾赫斯是一個了不起的作家,然而我不愛他了。就這么簡單。……我渴望變,往哪里變呢?我不知道我想強調的是,我所渴望的變化不只是敘事形態上的,而是我究竟要寫什么,我到底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作家,我與這個世界究竟要建立怎樣的一種關系”[2]。在這種轉變中,畢飛宇并沒有流于對日常生活的作漠不關心的如實描摹,而是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捕捉日常生活中的幸福和疼痛,關注為人忽視的盲人群體的生活和心理,雖然缺少足夠的反思、救贖,卻真切生動地寫出了病痛:情感的荒蕪與功利,人性的美好與卑劣。

另一方面,畢飛宇作品中“性”的描寫在某些作品中也比較突出,比如《哥倆好》《因與果在風中》等,而在其大部分作品中,“性’的描寫、反思都成為畢飛宇完成作品的重要支柱,比如《哺乳期的女人》中除了惠嫂之外的斷橋鎮人們對旺旺舉動的卑劣評判,《青衣》中筱艷秋的舞臺命運與其夫妻生活的聯系,《玉米》中飛行員彭國梁的退婚對玉米的關鍵性影響,玉米與郭家興以性換取權力的畸形關系,《推拿》中對小孔情欲的敘述,《是誰在深夜說話》中小云的兩次偷情,《林紅的假日》中青果開放的性觀念對林紅的影響,《家里亂了》中幼兒園教師樂果的墮落等等,畢飛宇曾說“性有時候所包含的意義真是出乎我們的想象”,事實上,畢飛宇的觀點在其作品中得以實踐,《白鹿原》開篇對白嘉軒的“命硬”連續娶妻的描寫引發爭議,我們也應對畢飛宇作品中性的描寫作出評判——是為了吸引目光的庸俗趣味嗎?

畢飛宇表示,“我描寫性的時候相當節制,我抱著審慎的態度”,“我不反對用更開放的心態面對性,但性的背后是人,珍惜性也就是珍惜人”。同畢飛宇的態度一致,雖說性描寫在畢飛宇的作品中已變成日常敘事不可或缺的部分,幾乎在每部作品中都占一定的筆墨,但它們在作品中絲毫沒有嘩眾取寵,喧賓奪主之意,反而更好地更深入地表現出人物的性格特征。以《青衣》為例,被迫離開舞臺到戲校任教的筱艷秋,走在“公園鵝卵石的路面上不像一個行人,而更像一個夢游者,一個失魂的走尸”[3],再也無法飾演嫦娥的筱艷秋把自己匆匆地嫁了出去。二十年后知道又能上臺的筱艷秋喜出望外,一改往日的勉強敷衍,與丈夫近乎浪蕩的一晚,充分表現了筱艷秋多年的壓抑,今日的重生。“她像盛夏狂風中的芭蕉,舒張開來了,鋪展開來了”“筱艷秋像換了一個人,陌生了”[4]

,離開舞臺的筱艷秋有如走尸,只有飾演嫦娥才會讓她感到自己真實地活在這個世上,嫦娥這一藝術角色對筱艷秋的意義,筱艷秋對藝術理想的執迷,便在這作為關節點的這一晚表現無遺,而也正是這一瘋狂的夜晚使筱艷秋再度與舞臺絕緣。從而推動情節進行下去,使得筱艷秋的癡迷更深入地展現出來,而《玉米》中的玉米為了使家庭重獲權力的庇佑,匆匆嫁給剛喪妻的公社革委會副主任郭家興,玉米對自己身體的冷靜把握,當作獲取權力的媒介,與郭家興畸形的生活也反映出玉米的性格——如同之前抱著小八子全村展覽以羞辱與父親關系不正常的女人時的堅硬。由此看出,性在畢飛宇小說中既是情節動力,又在塑造著人物,言說著小說的意義。

總之,畢飛宇是一個表達力極強的作家,他作品的可讀性甚至吸引了眾多非專業領域的讀者,其作品最基本的特征,“便是能對世俗與超越、經驗與超驗、形而下與形而上進行某種兼顧,便是力求讓超越源生于世俗,讓超驗植根于經驗,讓形而上蘊涵于形而下”。[5]

[1]龔佩珊:《畢飛宇論》,2008

[2]畢飛宇:《畢飛宇文集·輪子是圓的〈自序〉》,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2004年1月第1版,第1頁

[3][4]畢飛宇:《畢飛宇文集·黑衣裳》,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2004年1月第1版,第176頁,第179頁

[5]王彬彬:《城墻下的夜游者》,見《祖宗》,中國華僑出版社,1996年第1版,第297頁。

[本文來源:由《星空寫作網》整理首發 - http://www.uhzb.icu/webHtml/20160530142825.html ]

文章評價:
優秀
0
0
一般
0
0
喜歡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

我來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提交點評            投訴非首發_重獎     我已閱讀此文章     我要發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
韓都衣舍旗艦店
首  頁 | 會員登陸 | 關于本站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發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 建議意見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寫作網(www.uhzb.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并保留所有權利。
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著作權歸原作者,如有涉抄襲侵權的,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
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湘ICP備15001934號   
 
南昌赖子麻将下载
福建时时玩法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现 福建体彩11选五前三直遗漏 生死门全部牌型 全天北京赛计划网页版 香港图库APP 重庆时时彩个位走势图 纸牌二八杠洗牌技巧 重庆时时计划技巧 山西十分钟开彩结果